凭着感觉拍

好的面孔是一面镜子

荒木经惟——

“我觉得不矫揉造作的本色表情最好看”

“人们往往是不太注意看眼前的事物。就是说,虽然睁着“眼睛”,却没有用“眼”在看。还是要首先磨炼一下观察事物的“眼”。即使过着平凡的生活,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经历各种各样的事吧?仔细观察他们,你就会渐渐明白好的面孔是什么样的,于是,自己的面孔也会逐渐得到磨炼的。”

我——

       一日晌午,饭毕,在校园里遇到一只怀孕的母猫,蹲下来想摸摸它。它看了下我,走近一根石柱,后腿抬起来,倾斜着身子,爪子往那洞里掏。洞里黑乎乎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放在里面,我打算看看能不能帮猫咪把东西拿出来。我靠近,“喵呜”地伸出一只爪子作攻击状。行行行,不碰你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走远蹲着看,整个空旷无人的楼道,我和一只野猫。烈日仿佛把葱郁的树叶晒出了油,反着亮亮的白光。没有被阴影覆盖的地面,过曝,白茫茫的一片,找不到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女孩走了过来,面善,但是,不好看,甚至,畸形。不是小眼睛塌鼻子龅牙,是,下颌整个是歪的,很扭曲,不正常。貌似,走路,也不正常,两只脚都是内八,有一只脚向里的角度更大,用脚背外侧支撑着行走,但并不吃力,自然地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径直走向柱子,小猫爪扶着洞口,另一只浮在半空,眼神定定地望着她。她猫腰蹲下,伸着手就要往洞里。啊呀,可不能乱来,那猫要生气抓人的啊!母猫放下前爪落到地上,急切且乖巧地期待地往女孩手的方向看去。女孩麻利地从洞里掏出一包猫粮,摸摸母猫的头,打开包装,把猫粮倒到洞口边的小饭兜里。母猫把脸埋进饭兜里,津津有味地卷着舌头嚼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地抚摸着母猫,微微地笑了,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缓慢起身,离开。太阳还是那样的毒辣,地面的光还是晃得人睁不开眼,我微微地笑了,跟她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荒木经惟的这句话,想起了这件事,的确是这样的,强行一波小清新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。

“仔细观察他们,你就会渐渐明白好的面孔是什么样的,于是,自己的面孔也会逐渐得到磨炼的”


 
评论

© 咸鱼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