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着感觉拍

奔奔

今日下午,第一次同啊妈打乒乓波,嗯。。水平有翻我甘上下~

另外。。。。我完全认唔出奔奔了。。我以为系新搬来噶小朋友。。变化太大,唯一不变噶系行路同执波姿势,貌似。。痴舌根都无佐,声音变温柔佐,怕丑佐,唔似以前甘霸道。黑佐,高佐,个头变细佐,剪佐个饭盖头。。。一反当年的小霸王形象。

大概5,6年级的时候,曾经对象棋痴迷了一段时间,经常同朋友仔系值班室门口捉棋,翻到屋企同老豆玩,然后盘盘输,步步输。。。曾经仲有个阿伯,见我兴趣如此之高,借了一本棋书比我,由于我看不懂的情况下,最后都系还给伯伯。后来,我对象棋失去了兴趣,因为一直输给老豆,其他人又不喜欢这个游戏,唯一可以得戚就系盘盘都可以赢奔奔,不过佢细我五岁,又第一次接触,赢佐都觉得无意思。然而奔奔是一个非常唔愤输的人,次次输佐都话,唔算啊,重新来过。。挑~重新来过你又咪输,来就来,等你输到心服口服。最后的结局就系,奔奔盘盘输,我都无心机玩下去了,象棋在我的游戏清单中成为了过去时。

约摸两三年后,我已退出了小朋友的江湖。。事实上,是被逼的。不是我不想出来玩,而是当年一起玩的朋友仔,已经不出来玩,或者翻佐乡下读书。有一日,经过大门口,奔奔见到我,“韩露,同我捉象棋啦。”,很久没有玩耍的我心里泛起一丝兴奋,“好哇”

奔奔冲翻屋企摞佐副象棋出来,在我用三年前的功力下,我被奔奔一步一步的威逼之下,吓到心慌慌,顶!点解劲佐甘多噶。。后来,我变成那个说唔算重来的人。但是,如果说重来的次数越多,就证明你越屎,因此,到后来,就系超级小心每一步棋,但每一步棋都会被他逼到“顶~”,然后,佢仲要系每次我思考噶啊时候,既得戚又走音甘唱四驱兄弟噶片头曲,用极其挑衅和轻视的眼神望我,唱下唱下仲会停落来,“喂,系咪唔识啊”“认输啦,你赢唔到噶啦”哇!!真系好像当场捻死佢!!!激死我啦!!!再多次的重来和挣扎后,我都系认输了。。

后来,听值班室的阿姨伯伯说,奔奔已经赢了好多叔叔啊姨伯伯,平时成日捉佢爷爷同佢捉棋。。好吧。。虽然是个讨厌的死小孩,但系那不服输的斗志和坚持我真的十分佩服。原来除佐赖猫之外,佢仲会系赖猫之后努力,其实都几叻仔下,就系黑人憎佐d

潘嘉杰话,奔奔同佢一起系培英读书,又令我觉得惊讶,潘嘉杰本身就系懂事听话成绩好噶小朋友,去培英觉得理所当然。奔奔成日追住人打【虽然最后都系我几个大噶虾翻佢】,又百厌又霸道又赖猫,甘都读到书?可能同潘嘉杰一起,佢又唔愤输了。叻仔

 
评论

© 咸鱼兄 | Powered by LOFTER